{page.title}

武松与蒋门神快活林之争变成血案 只因有人坏了

发表时间:2019-07-15

  江湖上有一句话,叫做“江湖事,江湖了。”武松与蒋门神的快活林之争,纯属江湖恩怨,但是有人坏了规矩江湖犯了江湖大忌,这才酿成了血溅鸳鸯楼血案,打虎英雄武二郎也只好落草为寇,从此与功名利禄渐行渐远。

  其实快活林原本就是一个小江湖,“有百十处大客店,三二十处赌坊兑坊。”这其中金眼彪施恩就是龙头老大,因为他手下有八九十个“拚命囚徒”,不但要收取正当经营者的保护费,就是从事特种行业的美女们,也要先给施恩缴纳一定的费用,然后才能从事经营活动。施恩的做法,在当时是约定俗成的惯例,他收了钱,然后为大家提供保护。

  蒋门神蒋忠要凭着胳膊粗力气大,手下也有一帮兵痞,想要夺取快活林的管理权,按照江湖规矩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因为所谓团练士卒,其实就是民团,跟鲁智深那种正规军是两个概念。蒋门神在张团练手下混饭吃,而张团练带领的人马,属于位列禁军、湘军之后的“乡兵”,宋朝军制,兵分五种:禁、厢、乡、蕃、土(弓)——大致是这个意思,笔者说的未必正确,因为本文说的不是宋朝军制而是江湖规矩,所以张团练属于什么军衔,咱们且放在一边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蒋门神蒋忠与金眼彪施恩争夺快活林的时候,是完全按照江湖规矩来的:一方是沧州牢城营的囚徒,一方是地方团练的混混。那场争夺战大家都没有动用武器,金眼彪施恩虽然被打得挺惨,但是却没有生命危险。

  按照施恩的说法,蒋门神是跟他单挑:“吃那厮一顿拳脚打了,两个月起不得床。”直到这时候,双方都不想把事情搞大,所以施恩才想起找武松“助拳”。当然,这时候武松也没错,因为江湖之争,是没有道理可讲的,打输了的属于技不如人,只能忍气吞声。打赢了的得到地盘和收益,但也没有赶尽杀绝——闹出人命来,官府介入就不好收场了。

  老江湖武松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江湖规矩,所以他只是凭着一己之力,暴打了蒋门神一顿,并且提出了三个条件:“第一件,蒋门神让出地盘;第二件,蒋门神摆酒赔礼;第三件,蒋门神退隐江湖。”常看《古惑仔》的朋友们看到这段,都会发出会心的微笑:这时候的武松俨然是一个江湖大哥。

  如果事情就此结束,或者蒋门神再去请师兄弟或者师父师爷出来,单打独斗赢了武松,那么也可以让施恩让出地盘摆酒赔礼,武松也要退隐江湖。但是蒋门神接下来的做法就坏了规矩而且犯了江湖大忌——他动用了官府的力量。

  蒋门神归张团练管,但是张团练并没有直接出头,因为他的身份很尴尬,于是他就找了自己“同姓结义做兄弟”的张都监。张都监一介入,蒋门神就成了朝廷鹰犬,而且张都监是官场中人,他才不管什么江湖规矩,直接诬告陷害把武松关进了大牢。这时候事件的性质就完全变了——从江湖私斗变成了官府欺压百姓。于是有了恶战飞云浦、血溅鸳鸯楼,这两次已经不是只分胜负只抢地盘的江湖纠纷,而是不死不休的不共戴天之仇了。

  这时候我们不禁会想:如果蒋门神不动用官府力量搞阴谋陷害,而是苦练本领之后回来找场子,或者干脆搬出师门高手来助拳,那么事情还会闹得那么大吗?“三年上泰岳争交,不曾有对”的相扑高手蒋门神,又怎么会没有个厉害师父?同为相扑高手,燕青就有个主人兼师父卢俊义,如果燕青被武松揍了,那么卢俊义出来跟武松单挑,别人还真说不出啥来。只是不知道如果按照江湖规矩拳脚上见真章,武松和卢俊义谁能打赢……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jz